顾寻欢

今天也在努力地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呀

啊啊啊啊,我闺女也太好看了吧(我不管,我就觉得她好看)
有没有小姐姐来找我玩呀?扬州慢,对坐青山,顾允归
再让我花痴一下我家姑娘叭,我觉得这是我捏出来最好看的了/卑微

【巍面】《岁月静好》(11)

◎ooc严重

◎大部分是小说设定,也有一点点的剧设(大概)

◎私设如山

◎面面虽然小了,但也只是回到差不多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

◎沈教授和赵处是真·兄弟情〔手动加粗〕

◎嘴上嫌弃但实际上弟控的不得了的沈教授&对外超凶对着沈教授就是小奶狗的面面



  有些事情是烙印在血骨之中的,即使经历过了再多的风雪岁月,也难以磨去,就像鬼族生来便拥有的薄凉一般,那从万古冰川中浸过的皮肉,连带着骨血都是冰的,薄情寡义是他们最好的写照。

  连带着君子端方的沈教授,也不例外,只不过沈教授在人世间磨砺久了,把那凉薄的一面给藏得好好的,一身好皮囊透出的尽是君子如玉,时间一久,沈教授偶尔也会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来历。

  也忘了自己是在这人间烟火之中打滚摸爬了多久,才练成这副处事不惊,温润如玉的模样。

  可鬼面不同,鬼面和他完全不一样,但沈巍忘记了,鬼面暖的是皮肉,冷的是心肺。

  所幸的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沈教授发现这一点,也还不晚。

  而沈教授能发现这点,也只是无意中事。

  那日他刚好上完课归家,远远地便在自己住的那栋公寓下瞧见了站在一旁看几个围在一起的小娃娃的鬼面,沈教授本还想笑鬼面的孩子心性,可他却又隐隐得嗅到了一股血腥味,连带着一声声的小小的动物的叫声,在人世间淬炼了那么久的沈教授,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完全明白了那些孩子是在做什么。


  沈教授心下一惊,连忙快步走去,近了才清楚得见着鬼面的表情,他一双清清透透的眼睛带着无数的好奇,紧紧地盯着那群孩子围着的东西,眉眼间的,是一种如同稚儿般的懵懂,可看起来却又显得残忍极了。

  鬼面一扭头,便见着了面有怒色的沈教授,只是他还不觉,笑得灿烂,快步跑向沈巍,一把扎进他的怀中,又软又糯地撒着娇:“兄长,你回来了啊,面面好想你啊”

  沈巍少数的没有理会鬼面的撒娇,冷冷淡淡地走到那群孩子身前,蹲下身子把那只奄奄一息的小猫给抱了起来,猫儿大抵是通着人性的,偏过脑袋蹭了蹭沈巍的手,便歪过了脑袋,永远的闭上了眼。

  那群孩子瞪了瞪沈巍这个打断了他们快乐游戏的人,而后便都撒欢跑了开来。

  沈巍看着手中失去生息的小东西,垂下了眼帘。

  鬼面一脸不解地看着沈巍,见沈巍的手中仍放着那小猫的尸体,凑上去,想要张嘴问,却被沈教授一个冷得过了分的眼神给吓得闭了嘴,乖乖巧巧地随手中捧着小猫尸体的沈巍上了楼。

  沈巍到了楼上,先是将那个小猫放至于一张干净的床单上,而后才去洗了手,倒了杯水,接着重重地将水杯放在茶几上,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些,冷淡着眉眼问正缩在他身前,因不知做错了什么而不安地看着他的鬼面:“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你看他们这样做看了多久?”

  鬼面听见沈巍这样问他,用手绞了绞衣角,随后冲着沈巍露出了个乖巧又待着些讨好的笑容,摇了摇头,睁着一双清透得像是琉璃一样的眼睛看着沈巍回答道:“面面不知道啊,面面只是觉得,他们那样很好玩而已……”

  沈巍看着鬼面,又像是在透过鬼面看曾经的自己,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哑着声音说道:“面面,那是不对的,不管你有没有和他们一起,你在一旁看着他们这样对待小猫,那你也是加入了这场虐待之中……”

  鬼面歪了歪脑袋,似是还未懂得沈巍的话,但他还是乖乖巧巧地说:“面面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鬼面的话未说完,便被沈巍打断了,沈巍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个字一个字,不知是在告诉自己还是在告诉鬼面:“我不想你能有多清风霁月,我只求你有点人气,能有一点人的喜怒哀乐贪嗔痴恨……若是……若是我将你领回来,你却还是那副模样……又有什么用呢?又有什么用啊……”沈巍将手附在眼上,他知道自己不该对着鬼面发脾气,但他实在气不过。

  他明白,鬼面就像一个刚接触外界的孩子,对于万物都保持着好奇,像一张干干净净不染任何尘埃的白纸,虽说鬼面诞生于最为污秽的大不敬之地。而他,这个最该给予他教育地兄长,却是将鬼面丢进了污泥中去,看他在里面染黑自己的罪魁祸首,所幸的是,发现还早。

  鬼面已经很久没有被沈巍吼过了,他吸了吸鼻子,但仍是未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直挂下来,偏生他又怕再把沈巍给惹生气了,只得可怜兮兮地用袖子一下又一下地擦着自己的眼泪,抽噎着说:“兄长,兄长面面知错了,面面以后再也不看他们欺负小猫了……不不对,面面以后再也不让他们欺负小猫了,兄长不要生气好不好……”

  沈巍看着身前哭得厉害的鬼面,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将鬼面拥进怀中,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安慰道:“面面能改过来,兄长就不生气了,兄长慢慢给面面改,只要面面改就好,只要面面改就好。”

  慢慢来,慢慢来,毕竟我们来日方长,毕竟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日子还没过。

--------------------------------------------

哇呀,我上回更新都是在去年了,太悲伤了吧

这篇其实蛮早就开始码了,但是怎么样都不满意,就修修改改修修改改,最好出来的还是这个东西,还是有点难过啦

还有忘记说了,小猫最后被沈教授和鬼面面一起埋掉了

2019要开心呀,爱你们❤

另外就是,我这个人比较偏爱细水长流式的爱情,所以感情进展可能真的会很慢,但还是有的,我不知道我这样写会不会有人看得懂,其实沈教授真正接纳面面是在比较前面的那第几章,就是沈教授觉得这样养一个弟弟也不错那里,之后就是沈教授对于面面的各种关心,但这也是慢慢来的叭,就像如果是刚接受了鬼面面的沈教授如果遇到这张这样的情况的话,大概会很生气很生气,连话也不和鬼面面说,然后把鬼面面丢掉(bushi)

  所以就是那啥,咱慢慢来,不急的

沧海日记1

‣《沧海日记》请和《暗香日记》配套食用哦

·流浪在外的第一天,想家,外面的人都好高啊,唔

  云梦的姐姐看我长得小就不停的捏我脸

  好气哦,我不要面子的吗?幸好我轻功好,跑得快。

·流浪在外的第二天,想家,想岛上的好吃的

  华山的姐姐用剑好帅啊,还会吹笛子 就是华山上太冷了,受不了,不喝胡辣汤真的会死的!想不通华山上为什么还会有个池子给人泡……自杀吗?

  好想吃鱼啊,但中原的鱼太贵了,还不好吃,嘤

·流浪在外的三天,想家,想鱼,饿

  今天又遇到那个云梦的姐姐了,她请我吃了糖葫芦,糖葫芦好好吃呀,上回她捏我脸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叭

  荷包扁了好多,但还是想吃鱼,嘤

·流浪在外的第四天,想家,想鱼,饿,穷

  今天遇到香帅哥哥了,他请我吃鱼了,香帅哥哥人超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的头号小迷妹啦!

  但是糖葫芦把我的荷包吃扁了,难过,穷,嘤

·流浪在外的第七天,不但穷,还没有脸了,嘤

  前天因为没有钱就去给茶馆做工,谁知道不小心把杯子给打碎了,掌柜就超生气地把我一天的工钱都给扣下来了

  于是昨天我就超丢脸地饿晕在街头了

  不过有一个小哥哥救了我,那个哥哥好好看呀,不过他在我醒过来之后给了我根糖葫芦就离开了

  我还不知道恩人的名字呢,明天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恩人叭,加油!

--------------------------------------------

很早之前就想要写这个啦,但是只是把内容写在纸上……然后我就忘记了……嘤

【巍面】岁月静好⑽

◎ooc严重


◎大部分是小说设定,也有一点点的剧设(大概)


◎私设如山


◎面面虽然小了,但也只是回到差不多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


◎沈教授和赵处是真·兄弟情〔手动加粗〕


◎嘴上嫌弃但实际上弟控的不得了的沈教授&对外超凶对着沈教授就是小奶狗的面面




  龙城的晴天没有持续多久就迎来下雪天,是这一年的初雪。



  虽然龙城是一个南方城市,但雪下得还是很大方的,纷纷扬扬很是壮观,不像其他南方城市的雪,头皮屑一样。



  这是鬼面第一次看到雪,兴奋得像是天上下红雨了一样。



  沈教授对于这样的鬼面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边笑边跟在欢快玩雪的鬼面的身后轻声叮咛:“小心点,不要摔倒,要看地上,那边脏,到这边来……”叨叨嘘嘘的,倒是有些像个老妈子了。



  “兄长兄长!你看我呀!兄长兄长!你快看看我!”鬼面大步大步地往远处跑去,蹲了会儿,又站起来,大声地冲着沈巍喊到。



  “怎……诶……鬼面……”沈教授一转过头,就看到迎面飞来一大捧的雪,匆匆忙忙的往旁边一躲,微微拉高了声调,喊了一声鬼面的名字,听起来却充满了宠溺。



  “嘿嘿嘿,兄长,我们来打雪仗吧”被沈教授叫了名字的鬼面也没什么可怕的,笑嘻嘻地又在地上团吧团吧,团出了个雪球,刚站起来想要冲着沈教授扔去,就被沈教授的雪球给砸了个满脸:“兄长!你犯规!这不算!”略带着些怒意的话语,偏被鬼面微微拉长了结尾的字,倒也带出了些撒娇的味道。




  “真是的,你先别动,把围巾先围好。”沈巍失笑,快步走到鬼面面前,伸手仔细地把鬼面乱糟糟的围巾给理了理:“不把围巾围好,很容易生病的,知道吗?”说着又抬手弹了鬼面的额头一下。



  鬼面歪歪脑袋,乖乖地让沈巍给他理围巾,在沈巍低垂着眸子观察围巾有没有理好的时候,猛的一把扑进了沈巍的怀里:“兄长,你真好”



没有防备就被鬼面扑了个满怀的沈巍不经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听到鬼面这样说,嘴角勾起了个清浅的笑,抬手揉了揉鬼面的脑袋:“你知道就好。”却也微微别过脑袋,略长的发丝半遮半掩地盖住了沈教授微微发红的耳尖。



  “那……兄长……你……你看今天这么好的一个日子,能不能让我多吃三颗糖呀?”鬼面拽拽沈巍的衣角,脚尖在地上划着圆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小声小声地询问道。



  沈巍听到鬼面这样问,愣了愣,捏了捏鬼面略肉的脸蛋:“原来你就想着这些啊?嗯?”



  鬼面眨了眨眼,泥鳅似的溜出了沈巍的怀抱,边往家跑,边扭头说:“那兄长就是同意了,对不对?我不管,反正兄长就是同意了!”鬼面不知道,他那个时候,笑得就像一个小太阳,眼睛里也是亮晶晶的,那样的他,沈教授怎么忍心拒绝呢?



  回了家就开暖气的鬼面瑟瑟发抖。



  沈巍晚一步回家,就看见鬼面缩在沙发上,把自己用棉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无奈的到厨房里给鬼面泡了碗红糖姜茶。



  “兄……兄长……怎么……怎么突然那么冷呀……诶呦……冻死我了”从下雪的兴奋剂里缓过来的鬼面可怜巴巴地扒拉着被角。



  “谁让你在外面冻着的?”沈巍见姜茶还未好,便先倒了一杯热水递给鬼面,“这种天气还搁外面冻着,不冷才怪”



  “那……那也是兄长的原因,都是因为兄长用雪球砸我”鬼面嘟嘟嘴,硬着脖子回答。



  “你呀”沈巍笑着刮了刮鬼面的鼻子,站起来去给鬼面倒烧好的姜茶去了。



  “兄长,这个好难喝啊,能不能不喝啊?”

  “你说行不行?冻了就要喝这个驱寒!”

  “可是这个真的好难喝啊,能不能少喝一点啊?就一点嘛”

  “不可能,你要是能把这个喝完,我就奖励你一颗糖好了。”



  今天也是鬼面面和沈教授幸福的一天呢。


--------------------------------------------


这段时间真的好冷啊,我们这边还不下雪,真的是好气哦

今天月考结束,完蛋了,全炸……英语我背了的单词全都没有考到?我???

大概真的是水逆叭

希望各位小天使运气能蹭蹭蹭的变好鸭,不要像我这样,比心心呀❤


突然想起来下周月考……作业一个字没有动……等一等吧,要是我能把作业做好,就码一码字(不可能的)

南方的冬天啊……


【巍面】岁月静好⑼

◎ooc严重


◎大部分是小说设定,也有一点点的剧设(大概)


◎私设如山


◎面面虽然小了,但也只是回到差不多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


◎沈教授和赵处是真·兄弟情〔手动加粗〕


◎嘴上嫌弃但实际上弟控的不得了的沈教授&对外超凶对着沈教授就是小奶狗的面面




  入了秋之后,天气越来越冷,龙城的雨也断断续续地下了有半个月。倒也是应了老祖宗那句“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的老话,还只是十月,鬼面就已经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了。



  自从上次到过龙城大学之后,鬼面在特调处里更是坐不住了,一天天的,不是缠着祝红就是缠着郭长城,让他们带着他去龙城大学找他兄长。



  一到龙城大学,就直奔沈巍的办公室,在沈巍的办公室里找不到沈巍了,就诶个教室瞧瞧,瞅着他哥了,就偷摸地摸进教室,吸吸鼻子紧紧衣服,目不转睛地盯着在讲台上讲课的沈巍。



  等到下了课,就一步一蹭地跟着沈巍回到他的办公室,可怜兮兮地缩在椅子上,抱着热水瑟瑟发抖。



  “兄……兄长……为……为什么会这么……这么冷啊……”鬼面一边小口小口地抿着热水,一边打着冷颤问道。



  沈巍随手开了空调,又靠近鬼面,用手背试了试鬼面额头的温度:“没有发烧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怕冷呢?我下节还有课,你乖乖待在办公室里等我,知道吗?不许再到教室里去了,这节课上完我就没课了,我们回家。”



  鬼面半仰着头,看着沈巍,过了会儿才歪了歪脑袋,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一副无比乖巧的样子。



  等到沈巍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鬼面已经在他的靠椅上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他今早来到学校时顺手脱下的外套。



  沈巍看着睡得正香的鬼面,也不忍心吵醒他,便拿了本教案,坐到一边看去了。



  鬼面醒来也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刚睡醒的鬼面有一段放空期,半歪着脑袋,呆呆地张着嘴巴,隔了有一会儿才吸吸鼻子,慢吞吞地放下怀里沈巍的外套,小步小步地扑进了沈巍的怀里:“兄长。”



  沈巍抱住了软绵绵的鬼面,有些担忧地又探了探鬼面额头的温度,摸着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才放下了手:“好了,不撒娇了,我们回家吧,兄长今天给你做你喜欢的温泉蛋,好不好?”



  鬼面仰起头,蹭了蹭沈巍的手:“好啊,面面今天吃完饭之后还要再吃两颗糖。”



  沈巍收拾了公文包,牵着鬼面离开了学校。



  连着下了半个多月的雨的龙城,雨停了之后,出了太阳。



  阳光也不晃人眼,暖乎乎的,照得人连骨头里都懒了起来。



  鬼面在街上蹦蹦跳跳,似乎忘记了到底是谁说天气那么冷,一点都不想动的话了。



  沈巍笑看着一蹦一跳在树底下踩光斑的鬼面,后知后觉地发现,从他把鬼面接回来到现在,已经三四个月了,从初秋到初冬。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比之前自己孤身度过那些岁月的时候快了不知道多少。


———————————————————————


这一章的字数真的超少了,创历史新低?

想要慢慢改变自己的文风,很想写原创,慢慢来吧


大家好,我叫顾咕咕


我真的不想去打什么太极,我真的不想打

我真的起不来我真的不想去

我真的生病了我真的不想出门

我真的超级累真的超级没有活力


算了,说话就要算话


要死了要死了啦

这两天感冒了,咳嗽还很严重,本来想着今天码一章出来的,但是到现在还是一个字都没有打

一点思路都没有啊,嘤

明天早上闺蜜约我去打太极……明天下午补课,补完课我去找闺蜜然后去找我们的吉他老师

那就代表我明天没有时间写作业了啊

今天晚上要把字码好,然后再写完至少一半的作业,要不然我就叫顾咕咕


华山贫穷,武当讨债(无cp向)

                                       华山·穷

华山越来越穷了。

沈行在换上新弟子服后打了一天里的第五十四个喷嚏时,一边紧了紧衣服,一边面无表情地想。

“沈师兄!”小师妹脆生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沈行抬脚便欲离开。

“沈师兄沈师兄”小师妹一个闪身就到了沈行的面前,“沈师兄,你还有胡辣汤吗?还有……能不能……借我点银子……我一定会还的!”小师妹双手合十,祈祷地看着沈行。

呵,女人。

沈行木着被华山上的风吹僵的脸,从包裹里掏了份胡辣汤和一点碎银出来:“拿去拿去”

“谢谢沈师兄。”小师妹接过沈行手中的东西,一蹦一跳地下了山。

“呜呜呜,沈师兄……柳师妹她又下山了”正在不停给自己灌输“凡事留一面,日后好相见”思想的沈行又被一个庞然大物给黏上了。

我去你妈的留一面,见什么见。

“你的柳师妹刚才和我要胡辣汤要钱的时候你怎么不出现?!!”沈行一把把在他衣服上蹭眼泪的陈云推开。

“柳师妹就是想要去点香阁瞧那什么蔡居诚,不就是个武当二师兄吗?武当一个个都跟个木头似的,有什么好看的啊。”

———————————————————————

                                       武当·讨债

  华山不但穷,还不要脸。

  蹲守在华山脚下瑟瑟发抖却仍未放弃向华山讨债的武当弟子冷笑着想。

  华山真的可以说是负债累累,欠了武当不知道多少钱,还不还,不还就算了,他们竟然还敢来借,当然更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武当竟然还敢把钱借出去。大概这就是感天动地的兄弟情以及有钱任性地代表吧。

  虽然有钱,虽然兄弟情感天动地,但债还是要讨的,即便这么多年来没有一次讨到了钱,而且还次次倒贴。

  当然这也不是最气人的。

  最气人的是,华山派的弟子一边说着没钱,一边跑去点香阁嫖啊不对,是见他们武当流落在外的二师兄蔡居诚,简直过分!

  呵,华山的都是大猪蹄子。




———————————————————————

这个真的只是一时兴起写的东西,没有什么cp向的,啵啵啵